试析档案认识的偏差

2023-09-23 11:11

中图分类号: G271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在编纂和整理档案过程中(这里仅说政府档案),很多专家、学者在理论和实践上都作了大量的探索,只是在对档案的认识问题上,始终存在问题。没有把档案客观地放在今天社会体系中去理解,而只是就档案论档案、唯我而论,这样,当然看不清档案的真面目,因而也就形成了对档案认识的偏差,造成了认识与实践的矛盾。

1.旧档案的产生流行年代是属于人类社会低级不发达的古代,在那时用文字来记录传播时间空间的变化已经是很先进的了。今天的新档案诞生已是处于磁、电、光、声的时代,信息传播已远远脱离了旧的形式和范畴。但是,现在的档案却还在用旧档案的文字图示形式来完成日益浩繁的信息整理传播任务,就显得太简陋了。虽然新档案在述写内容上是现代的东西,且是按当今的逻辑去横排举竖写的,可我们最没有注意体会到今天的时空观已不仅停留在原有的纵横制上,而早已进入了交融杂合的境地。自从相对论问世以后,时间再也不是一个恒值了,旧的两维空间也早已被三维至多维空间所代替。它具体体现在,现代知识都不再是单线条分布,而是蛛网密布、交错繁复。特别是今天电的应用日益广泛,如电话、电报、电视、电传、电脑等,这每秒30万公里高速运行的电子已使今天社会的信息领域发生了‘核裂变’,相对过去来说,它简直要我们每个人换个脑袋,这层出不穷、不断更新、令人眼花缭乱的新形式的出现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今天作为信息手段之一的档案,当然不应该漠视社会大系统中的这些‘电怪物’的存在,更不应该在电的环境里还一昧按老模式、旧图纸、闭门造车。而应该正视社会体制社会环境新与旧变化,努力适应这个变化,改革旧体制,开创新形式,以使自己能够始终保持与社会的交流与交往。

2.今天的社会变化不仅是快,而且信息的量也在不断增加。我们现在大量生产信息就像过去大量生产粮食机器一样,因为信息是今天社会最关键的支撑力和驱动力。所以相对以往,今天的信息增长已不再是数学级数而是几何级数了,它以不断翻倍的速度不断膨胀。而档案所提供的信息量就很有限。外表上看每部档案都有几十万字左右,它里面却包含有几十个大门类及上百个小门类,再落实到每一个小部分,反映出的东西就少得可怜,也难怪一些使用过档案的人抱怨档案写得太简单,太不能解决问题。诚然,在现代社会中,对于报告、文章总是要求越短越好,对于信息却相反,要求占有得越充分、越全面、越完整、越具体、越丰实越好。所以人们总希望档案提供的东西比其他来源更完整丰实些,因为他是专门提供档案信息的。很显然,目前的档案有的还不能达到这个要求,不能做到与现实的决策需求想匹配。所以我们的档案还要作出重大改革,尽可能扩大容量,以满足社会使用要求、现代化建设要求。

3、当代社会发展变化是相当迅速的,过去我们几千年生产一种产品,几百年使用一种不变的程式;而今天几年、几个月甚至几十天就要换一种产品或更换一种程式。就拿我们身边的例子来说,我们的自行车样式过去一般都是五六十年才变换一次,即使到了五六十年代,也是十几年才变换一次,而在今天,一年之内甚至一月之内就有新的自行车样式出现并流行,只要我们稍加留心,就可以发现,其他各类事物的变化也都是在以倒金字塔的加速度变化着。这种发展趋势已必然地会向人们施加越来越大的压力,引起人脑旧程序的不适应。其实,今天我们的档案也没有注意与时代同步,档案在本质上还是照搬了旧档案的老一套,只是静止地记录已发生过事物,有时候一件事已演变三、四个回合了,我们还在记述第一回合,等到别人见到档案时,事情已早过时了。而且在记述过程中也不能注入新的生命,不能从呆板的记录中看到时代变化的节奏。

4.档案属信史,档案应该是实的,实事求是乃是档案的生命。档案在这个问题上历来都摇摆不定。档案有信史的外衣,因而历史都被用来标榜政德、歌舞升平。中国历史上几千年都是一个人说了算,档案为当朝所编就更在其权力制约之下。历史上虽有秉笔直书的史家,有崔抒弑其君的记载,但敢于舍身挥史的人毕竟不多。把档案写好点,美言几句,一句讨得上级的好感;二可为家乡吹吹牛,博得乡亲的高兴;三可使自己的狭隘地域主义心理得到满足,又何乐而不为呢?现实生活中,今天编纂档案由于各项档案具体问题不解决,档案也存在草草了事的现象,有的无人无钱,结果是滥竽充数,因陋就简;有的沿袭旧档案夸耀自己,拼凑一些“新鲜事物”之类;有的对失误和挫折不敢正视,采取圆滑回避。我党历来都提倡实事求是的作风,闻过则喜,闻过则改,今天的事实求是,正是为了今后引以为戒少犯错误。如果今天虚张声势欲盖弥彰,只会是留下隐患,遗害无穷。所以说新档案一定要发扬我党实事求是的优良传统,正确认识档案特点,去虚就实,这才是打开编纂档案局面的根本途径。

5、现在,几乎所有的档案都没有注意服务对象的远与近。实际上远近观对档案来说,能发挥多大的价值是性命相关的。政府档案有很强的信息,每个人所接受的信息及知识总是越近的接受得越多,因而对临近的信息比较了解,对遥远的信息了解得很少。比如,目前我们的各级决策者从籍贯成分上看,很大多数都是本地人,有些即使不是本地人,也大都在一个地方干了一、二十年,对本地基本情况也是够了解的了,因而这样一些人对政府档案所提供的基本信息自然地不那么感兴趣。这种让政府档案与决策者处在同一起点的作法,显然减少了决策者对政府档案的依赖作用,也大大降低了档案的使用价值。当然,政府档案,干这件事属官差,现任心和名誉感大都在官那里,因而政府档案也是敷衍塞责草草应令,这在旧档案里是不少见的。我们古代官吏喜欢政府档案,是因为那时主要官都由中央调遣,由于中央政府要防止割据发生,一般官吏都不在当地任职而且也大都不在一处搞很久。这样,每到一地,要想早日了解情况,当然要急切地阅览政府档案。看来决策者与档案的距离与政府档案的吸引力几乎是成反比的,距离越远,吸引力越大;距离越近,吸引力越少。因此档案的远近问题也就是一个需要认真研究解决的问题。

6、今天档案工作已进入了一个新时期,大家都感到档案的理论研究远远不能满足实践的要求。社会在发展,我们的档案编纂工作也在不断发展。理论工作不走在前面,又怎么能指导实践呢?档案工作杂乱无章,档案队伍思想动荡,都与至今仍无档案理论体系有关系(当然也有些小册子面世),所以今天的档案实践迫切要求理论研究迅速走上系统化、科学化的道路。档案是一项具有极强科学性的学科,它是对社会活动规律进行总结探索的一门科学。虽然我们过去对旧档案已作过不少的理论探讨,但是每个时代的理论思维都是每个时代历史的产物,不同的时代,理论也具有不同的特点、形式、内容等等,它完全不能代替今天的档案理论研究。大家知道,档案是历史。按照马克思的说法,历史可以从两方面来考察,可以把它分为自然史和人类史。档案所研究的既是自然史也是人类史,而且是从二者的关系中去探索它的规律,这就是新修档案的新学科性质。我们今天的档案不仅是一般历史记录,也是对社会本质系统的揭示。它同旧档案理论是有本质区别和不同的,但我们今天基本上还是承袭了旧理论,基本上是在旧理论指导下在工作。针对这种情况,我们新档案的理论工作任务还相当艰巨,还亟待扩大理论研究队伍和研究规模,提高研究水平,尽快形成一套完整系统的理论体系,以指导日益发展的档案实践。